图片 1

摘要:澳大利亚、蒙古对华出口煤炭质量不行!俄罗斯机会来了?还准备……

经过10天跋涉,一趟运载了4300余吨原油的专列于10月22日从俄罗斯东西伯利亚的安加尔斯克,抵达了远东港口城市纳霍德卡。

俄罗斯正在扩大对华煤炭的出口,俄罗斯铁路公司本周表示,将要修建一条专门对华出口煤炭的铁路!公司将成为修建埃列格斯特煤田通往冶金厂铁路线以及对华出口铁路线的总承包商。

图片 2

由于距纳霍德卡仅半小时车程的科济米诺湾已基本建成石油出口基地,因此,上述事件无疑有助于俄方拓展亚太地区的能源市场。而对中国而言,这意味着与俄罗斯之间有望再开辟一条海上石油运输通道,两国之间的能源合作未来将以铁路、管道、油轮“三头并进”。

这一铁路项目将是俄罗斯境内最大项目之一。铁路线设计长度达410公里。一些路段位于陡峭的山区,需要开凿隧道11公里长,还需要修建127座铁路桥总长度16公里。实际上,早前图瓦共和国行政长官绍尔班就曾表示,设计修建的这条铁路线将通往中国,而据初步消息,整个工程造价达到2000亿卢布。

中俄能源合作日益拓展

讯:众所周知,中国对煤炭的需求仍然很大,而且仍在大量进口煤炭,虽然目前正在进行“煤改气”工程!

俄罗斯石油管道运输公司公关部主任伊戈尔·杰明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说,铁路运送的原油在抵达纳霍德卡后,将通过地下管道转运至东西伯利亚-太平洋石油管道终点科济米诺湾,并以海运方式出口。

一牛财经查看中国煤炭工业协会的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煤炭进口量增加,全国煤炭进口2.81亿吨,同比增长3
.9%;出口493.4万吨,同比下降39%;净进口2.76亿吨,同比增长5.2%,为近四年来最高水平。

在科济米诺湾的石油出口基地,记者看到,这里已建有7个大型储油罐,每个容量为5万吨。此外,原油码头也已竣工,今年底将开始接纳吨位在8-15万吨之间的油轮。

图片 3

杰明表示,由于海运出口的俄罗斯原油主要面向亚太地区客户,因此,能源需求旺盛的中方也将是俄方的目标客户。

目前,俄罗斯主要通过铁路经满洲里对华运送石油。而两国业已启动的中俄石油管道项目,也为双方的合作增添了一条运输方式更为便捷的能源大动脉。

而与铁矿石一样,澳大利亚的煤炭也严重依赖中国市场。在过去几年,中国进口了10亿吨/吨澳大利亚煤炭,占澳大利亚煤炭总出口量的50%。此外,中国也是澳大利亚焦煤最大的出口市场,占其总出口量的26%。

杰明表示,东西伯利亚-太平洋石油管道中国支线的修建工作进展顺利。其中,俄罗斯阿穆尔州斯科沃罗季诺市至俄中边境的管道长度为60余公里,截至目前已铺设完毕约50公里。据他介绍,俄中两国边境阿穆尔河穿越工程,以及该管道在中国境内的修建工作由中方承担。其中,俄方设计了穿越工程方案,并对中方施工人员进行了培训,以便他们能够熟练操作先进的管道焊接设备。他表示,自己对中方按期、合格完工的能力“毫不怀疑”。

不过,进入2018年下半年,中国对澳大利亚的进口就开始减少,具体数据来看,去年8至10月,澳大利亚对中国的煤炭出口同比增速已降至-0.9%。

中俄谈判合建炼油厂

此外,进入2019年,因为环境政策影响,中国2019年将限制进口煤炭数量。与此同时,因为澳大利亚煤炭质量问题,所以中国加强进口煤炭质量检测,这样,包括中国大连港也开始限制或延长澳洲煤炭通关时间,其他港口也将通关期限延长至45天,往常澳大利亚货物通关时间在5至20天左右。

从1994年有意向到1999年谈判启动,直至2008年10月28日中俄总理第十三次定期会晤期间签署协议,东西伯利亚-太平洋石油管道中国支线项目可谓饱受波折。期间,各大媒体一度热炒有关中方提出的安大线方案与日方提出的安纳线(安加尔斯克至纳霍德卡)方案之间的相互激烈竞争。

对此,澳媒和澳政府部分人士则表示煤炭延迟或许是因为澳大利亚政府禁止华为后,来自中国的“反击”。

杰明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说,中方“是很好的伙伴”,直到最后一刻都表现出了可靠性。同时,他也坦承中方是“厉害的谈判对手”,有关管道建设的谈判“非常艰苦”。

不过,对此,中国官方多次公开表示,煤炭延迟与政
治无关,纯属是因为澳方的煤炭质量不合格而已。

中俄合作开发的这条石油管道总长超过1000公里,已于今年4月开工建设,计划明年10月竣工通油。项目建成后,俄方将在20年内每年通过此管道向中国输出1500万吨原油。

无独有偶,蒙古的煤炭同样因“质量检测”原因受到限制。

杰明说,俄方未来能够保障对华稳定供油。他还表示,位于俄罗斯东西伯利亚北部的大型油田——万科尔油田未来将成为俄对华管道输油的重要油源。值得一提的是,万科尔油田投产日期从原定的2008年底推迟至今年8月。据俄罗斯石油公司介绍,经过大规模地质勘探,该油田储量由1.25亿吨增至5.15亿吨,公司为此需调整工作计划。万科尔油田今年的原油开采量预计为300万吨,明年将不低于1100万吨。

最近中国刚刚拒绝182辆运载近2万吨蒙古煤炭的卡车,这也是多年以来最大的煤炭回收。所以,结果很明显,并非是像澳大利亚说的那样,中国并不是故意针对澳大利亚煤炭,相反,中国是一视同仁地处理问题。

此外,杰明说,俄中双方正酝酿在纳霍德卡修建大规模炼油厂,产品除满足俄方国内需求外,还将出口。据俄罗斯《生意人报》报道,该项目合作双方分别是俄罗斯石油公司和中石化,炼油厂设计能力为2000万吨。

图片 4

中石化消息人士也透露说,有关中俄合作在纳霍德卡修建炼油厂的谈判“早就开始,而且还在进行”。这位消息人士说,谈判过程中,“俄方表现得很主动”,主要看重的是中方建设炼油厂的技术,以及对于石油产品的巨大需求。

如上,澳大利亚和盟国的煤炭质量不过关,所以中国就必须寻找其他买家,而目前中国正准备加大对俄罗斯、印度尼西亚等国的煤炭进口量,至于未来会不会继续保持与澳大利亚的合作,那就要看澳大利亚的表现了。

对此,俄罗斯卡拉坎投资集团公司(Karakan
Invest)总经理波格丹诺夫今年早些时候在俄中能源商务论坛上也向记者表示,俄煤炭公司对中国市场非常感兴趣。

无独有偶,俄罗斯“科尔马尔”煤炭集团(Kolmar
Group)董事会主席安娜齐维列娃早在去年接受采访时表示,2019年,公司将增加对华煤炭出口量,预计将达450万吨。

实际上,一牛财经此前也报道过,早在去年的12月,俄罗斯能源部长——诺瓦克(Alexander
Novak)就表示,俄对华能源供应量显著增加,预计2018年煤炭供应量将达到2720万吨。

此前,能源部曾指出,2018年前8个月,俄罗斯对华煤炭出口量增长15.4%,达到1812万吨。

“俄罗斯预计,2018年煤炭供应量将达到2720万吨,较去年增长8.4%。同时,俄方对华实现石油的稳定供应。”俄能源部援引诺瓦克的话写道。

图片 5

如上,俄罗斯正在扩大对华煤炭的出口,俄罗斯铁路公司本周更是表示,将要修建一条专门对华出口煤炭的铁路!

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周三援引俄罗斯铁路公司发布消息称,该公司将成为修建埃列格斯特煤田通往冶金厂铁路线以及对华出口铁路线的总承包商。

报道称,这一铁路项目将是俄罗斯境内最大项目之一。铁路线设计长度达410公里。一些路段位于陡峭的山区,需要开凿隧道11公里长,还需要修建127座铁路桥总长度16公里。

实际上,早前图瓦共和国行政长官绍尔班就曾表示,设计修建的这条铁路线将通往中国,而据初步消息,整个工程造价达到2000亿卢布。

或许看到这里,澳大利亚又要“着急”了,要知道,由于中国港口的煤炭延误加剧,原先运往中国的澳大利亚煤炭船舶被迫开始转移或提供给其他国家的买家,而且澳大利亚煤炭“堆积如山”,甚至连澳大利亚纽卡斯尔港都从去年11月开始就出现大量煤炭滞销的情况。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