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额宝或促天弘基金规模跃进式暴增  

  律师称,在支付宝环节出现支付问题,主要属于《合同法》的管理范畴,根据支付宝与投资者之间签订的合约来履行相应的职责

  核心提示:一场关于基金和互联网金融平台合作的大幕在揭开,两者的合作已是风生水起,只是合作的背后,不容忽视的是:过分夸大产品功能,弱化风险的做法并不利于该模式的健康发展。

  据有关人士向《证券日报》基金新闻部透露,目前和淘宝洽谈合作的基金公司有40余家,超过全部基金公司数量的一半;海通证券银行业首席分析师戴志锋指出,预计“余额宝”的潜在规模达到2000亿元至3000亿元

  ■本报见习记者 刘斯会

  21世纪网
2013年的夏天,一场关于基金和互联网金融平台合作的大幕在揭开:

  ■本报实习生 康耕甫 

  近期互联网金融话题大热,与之相关性的安全问题却不容忽视。

  余额宝、活期宝、现金宝、收益宝等频出,一时间货币基金成为互联网金融平台和基金公司合作的“先行者”。

  余额宝推出已有两个月,为天弘基金最终带来的规模增长虽然尚无准确数字,但是其带来的“互联网金融基金”的影响似乎一夜之间进入“大跃进”时代。据接近支付宝[微博]的人士向《证券日报》基金新闻部透露,目前和淘宝洽谈合作上线开“网店”的基金公司有40余家,超过整个基金公司总数的一半。但是支付宝对天弘基金有6个月的保护期,即这段时间内是排他性的合作。

  此前由天弘基金联手支付宝[微博]推出的“余额宝”挑动了整个互联网金融行业的神经。有传言称,目前第二批基金公司接入余额宝的谈判已经基本完成,第二批入围者或有两三家,很快通过“余额宝”投资者就可以买到除了天弘增利宝货币基金外的其它产品。但有媒体称,虽然阿里对外称,他们不拒绝和任何公司合作,但是支付宝内部人士也未承认接入余额宝第二批的基金公司已经确定。《证券日报》基金新闻部获知,支付宝有可能给了天弘基金6个月的保护期限。若如此,第二批与余额宝合作的基金公司即使确定,最快也是在今年12月份或者明年初成行。

  随后,华夏基金[微博]独辟蹊径,首开微信交易渠道,通过微信平台推出“微理财”——活期通。

  多位业内人士告诉《证券日报》基金新闻部,目前基金公司关注的重点不是如今进入移动互联网领域能否获利,而是看中未来新增渠道的巨大潜力。大量的潜在客户和庞大的沉淀资金,是基金公司参与移动互联网领域,实现基金公司客户多元化的主要考虑因素。

  此外,微信也加入到这一阵营当中,华夏、南方等基金公司纷纷布局微信基金销售,显示新生销售渠道“生猛”。随着微信5.0发布,支付宝公布的一项支付漏洞数据指出,微信、陌陌等应用存在交易风险。而现实中也有投资者因微信接受图片中木马而导致资金损失。

  而就在上周备受关注的国泰淘金互联网债基拿到批文,该基金也将成为通过淘宝发售的首只债券型基金。

  依托余额宝的成功,内蒙君正公布的2013年半年报显示,天弘基金公司上半年营业收入为6189.99万元,净利润达到852.52万元,几乎与基金业最景气的2007年,天弘基金885.45万元的盈利持平。这也是近3年来天弘基金首次盈利,天弘基金在2010年亏损1436.69万元,2011年亏损2015万元,2012年亏损1535万元。

  虽然这些新的销售渠道存在一定的风险,据接近天弘基金和南方基金的业内人士告诉《证券日报》基金新闻部记者,这些风险漏洞不足以影响整个互联网金融的步伐,这已成为大势所趋,“我相信他们进军互联网金融的脚步不会止步于此。”

  另外,据悉本月底或将有10余家基金公司将于淘宝网[微博]上开始售卖基金。

  据海通证券银行业首席分析师戴志锋的一份行业专题报告指出,预计“余额宝”的潜在规模达到2000亿元至3000亿元。而根据WIND资讯数据显示,截至二季度末,基金公司中最大的华夏基金[微博]公司资产合计2307.50亿元。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许多机构是出于完善业务链的目的才进军互联网金融,本身并不看好互联网的销售前景,理由是以淘宝为代表的客户群只是一些中小投资者,并非银行渠道的高端客户。

  支付系统存漏洞

  一时间,基金和互联网金融平台的合作已是风生水起,只是合作的背后,不容忽视的现状就是:所有的合作,基于对风险的考虑,其产品均集中在货基这些低风险产品上,但收益可能就没有预期中那么高。因为本身货基的管理费本就低,如果达不到规模,除去付给互联网金融平台的佣金等费用,很多基金公司和互联网金融平台的合作将陷于“赔本赚吆喝”的状态。

  余额宝潜在规模

  需提高安全防范意识

  近日余额宝因为业绩下滑引起投资者质疑,已给基金公司和互联网金融平台敲响了警钟:过分夸大产品功能,弱化风险的做法并不利于该模式的健康发展。

  或达3000亿元

  有媒体报道称,目前第二批基金公司接入余额宝的谈判已经基本完成,第二批入围者或有两三家,很快通过“余额宝”投资者就可以买到除了天弘增利宝货币基金外的其它产品。《证券日报》基金新闻部获知,支付宝有可能给了天弘基金6个月的保护期限。若如此,第二批与余额宝合作的基金公司即使确定,最快也是在今年12月份或者明年初成行。

  货基先“试水”淘宝微信战轮番上场

  自6月份天弘基金与淘宝支付宝联合推出余额宝,并获得巨大成功后,一时间,易付宝、活期宝、现金宝、收益宝等各种“宝”纷至沓来。这边是国泰淘金互联网债基和泰达宏利淘利债基两只淘宝基金获批,主要针对互联网销售平台,那边是微信5.0版本新增了“微信支付”功能,引发华夏基金、南方基金等大型基金公司的热捧。无论是基金公司,还是电商,谁都不愿错过互联网金融时代带来的机遇。

  北京某家基金公司内部人士告诉《证券日报》基金新闻部记者,对于外界传言至少20家基金公司和支付宝有合作意向,这个数目应该是有的。

  今年基金公司和互联网金融平台的合作均是以货币基金为主:

  “目前在和淘宝洽谈合作的基金公司有40余家,接近了整个基金公司数量的一半。”接近支付宝的人士透露。

  随着“余额宝”的火爆,网络上出现了一款名为“余额宝刷钱插件”,这类插件称可以改变余额宝的显示金额。而也正是这样一款“余额宝刷钱插件”让使用“余额宝”的圣姓女士,险些上当。“用手机上网的时候不知道从哪跳出这个插件,还好我下手慢,不然还真一不小心下载了它。”对此,支付宝在官方微博上提醒用户,所有类似的插件都是骗人的,一旦使用可能还有遭遇木马的风险,请大家提高安全防范意识,千万不要受骗上当。

  如5月份海富通货币基金A可通过“数米现金宝”网上购买;6月初,天弘基金和支付宝[微博]合作的余额宝推出;6月中旬广发货币A、南方现金增利货币A、国泰现金管理货币A、银华货币A、国泰货币、景顺长城货币A、博时现金收益货币以及上投摩根货币A等8款货币基金则和“收益宝”进行了对接;而针对货币基金产品的还有天天基金网在6月底推出的“活期宝”;

  “利用移动互联网能产生多大的盈利,目前并不是基金公司关注的重点,重点是看中未来新增渠道的巨大潜力。为什么淘宝这么受欢迎,与其大量的潜在客户和庞大的沉淀资金密不可分,通过参与移动互联网领域,实现基金公司客户的多元化是基金公司主要考虑的因素。”一位资深业内人士告诉《证券日报》基金新闻部记者。

  有险些上当的也有已经上当的,有媒体报道一位涂姓先生意外地收到银行发来的短信,显示他的银行卡内1.4万元先后6次在淘宝发生交易。而这些交易均非他本人操作。支付宝相关人士告诉记者,上述涂先生的妻子是淘宝卖家,买家发过来一个链接,接受而导致木马中毒,继而发生损失。支付宝方面已经全额赔偿了涂先生的损失,并且提醒广大用户不要随便接受陌生人或者不认识人发过来的不可信链接。

  除此以外,8月1日,华夏基金的活期通推出通过微信平台的“微理财”;而就在上周,备受关注的国泰淘金互联网债基拿到批文,该基金也将成为通过淘宝发售的首只债券型基金;目前更有不少的基金公司已上线淘宝,准备开始在淘宝上售卖基金。

  这一点在天弘基金公司身上表现得尤为明显。持有天弘基金公司36%股权的内蒙君正公布的2013年半年报显示,天弘基金上半年营业收入6189.99万元,净利润达到852.52万元。这是近3年来天弘基金首次盈利,天弘基金在2010年亏损1436.69万元,2011年亏损2015万元,2012年亏损1535万元。而在基金业最景气的2007年,天弘基金收入仅为3740.33万元,盈利885.45万元,与今年上半年的盈利持平。

  虽然这些新的销售渠道存在一定的风险,据接近天弘基金和南方基金的业内人士告诉《证券日报》基金新闻部记者,这些风险漏洞不足以影响整个互联网金融的步伐,这已成为大势所趋,“我相信他们进入互联网金融的脚步不会止步于此。”

  只是从上述合作基金来看,风险相对较小的货币基金成为与互联网金融平台合作的“先行者”。

  据海通证券银行业首席分析师戴志锋的“互联网金融VS银行”行业专题研究报告指出,预计“余额宝”的潜在规模达到2000亿元至3000亿元。而根据WIND资讯数据显示,截至二季度末,基金公司最大的华夏基金公司资产合计2307.50亿元。

  律师称:

  “由于股基等基金风险较大,这些互联网金融平台和基金公司出于风控的考虑,目前肯定还是以上线货基为主。”某基金研究员表示。

  而作为基金行业的老大,华夏基金公司也大力发展互联网销售平台。除了与支付宝继续接洽外,8月2日,华夏基金开通了从微信平台买卖基金的服务 “活期通”,不过,这一服务只是华夏基金在官方微信的升级版,与余额宝不同的是,它并没有直接同腾讯庞大的微信用户进行业务对接。而据公开资料显示,华夏微信交易目前支持工行、农行、建行、浦发、招行、民生、上海银行、平安银行、邮储银行等9家银行,也不是统一使用腾讯旗下的支付机构财付通。

  赔偿按照合约执行

  尽管货币基金风险较小,但并不代表没有风险,早在6月初余额宝推出之初,就有不少媒体刊文质疑其弱化货币基金风险的做法。只是这种质疑声因为6月初的“钱荒”而被淹没。“钱荒”给余额宝起初带来的6%-7%的七天年化收益率让很多投资者完全忘记了风险,也一度引发市场对余额宝的疯狂追捧,其规模一度超过150亿元。

  基金扎堆

  知名IT与知识产权律师、中国互联网协会信用评价中心法律顾问赵占领接受《证券日报》基金新闻部记者采访时表示,在支付宝环节出现支付问题,主要属于《合同法》的管理范畴,根据支付宝与投资者之间签订的合约来履行相应的职责,在上述案例中,支付宝方面根据协议全额赔偿用户损失,在一定程度上提供了出现类似风险的解决方法。

  只是这种业绩盛景并未持续多久,随着7月初钱荒的缓解,市场资金利率开始下行,余额宝的收益已降至3%-4%之间。

  回报尚待观察

  如今许多人都喜欢用微信等移动应用聊天沟通,但便捷的手机应用后面也暗藏着安全风险。上述律师提醒投资者,投资者使用微信等手机聊天应用时,要特别加强安全意识,在完全确定对方身份之前最好不要接收对方发送的链接或图片,也不要直接向陌生人付款,以免被骗。

  这种下降,也引起了不少中小投资者质疑,尽管天弘基金相关人士已出来做出说明,但因风险提示不足引发的问题已引起支付宝的高度重视,支付宝内部人士也私下表示:“处于安全性考虑,我们在考虑基金公司的实力及产品上会相当谨慎,目前暂时还是以货基等相对安全性的产品为主。否则搞不好会砸了我们自己的牌子,甚至会引起法律纠纷。”

  “在网上卖基金,阿里巴巴[微博]并非第一家,但它的品牌效应大,它卖基金理财产品,引起的市场反响更大,然后整个行业都蜂拥而上,现在出现的热潮,很大程度上是跟风的效果。”某业内人士这样表示。

  支付宝方面相关人士在接受《证券日报》基金新闻部记者采访时表示,支付宝与360和金山毒霸等杀毒软件商合作,对于出现的漏洞会统一送到这些杀毒软件商进行破解。但防范此类风险出现,主要靠投资者在使用时不要轻易接受陌生人的图片和链接,一定要确保安全后才能接受,而支付宝也会在官方微博上提醒投资者注意相关事项,属于支付宝承担责任范围的支付宝也会承担。

  尽管华夏基金和微信合作,开辟了微信销售渠道,被业内称为金融服务里程碑式的变革,但其推出的活期通,其实也是以销售货币基金为主。

  事实上,互联网销售基金的一炮走红,与这些年基金行业的发展低潮有很大关系。股市不景气使得权益类基金的份额有了很大的缩减,近期钱荒的影响又使得固收类基金出现了大幅的净赎回,而互联网金融的兴起使得基金公司有了新的“稻草”可以抓,因此,出现如此大规模的跟风在情理之中。

  2013年,反腐倡廉、保障民生、保护公平、经济转型等改革举措不断推出,中国经济已经踏上坚定的转型之路。在此背景下,中国经济会呈现什么样的新特点?改革道路上会遇到哪些阻力和困难?在SAIF与东吴证券联合主办的“2013年中国金融改革高峰论坛”上,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院长杨瑞龙[微博]、上海交大高级金融学院金融学教授严弘、上海证券交易所首席经济学家胡汝银、东吴证券研究所所长黄琳、东吴证券资本市场部总经理杨庆林等学者专家围绕目前金融行业与企业发展的热点及趋势,积极探讨如何“聚焦经济转型,掘金资本改革”。

  国泰推出的淘金互联网债基尽管不是货基,其风险仍远远小于股票基金。

  从互联网销售基金的阶梯式收费模式来看,淘宝方面对于基金销售额提成比例在0.2%至0.3%之间,数米基金网等第三方基金销售网站代销基金则向基金公司收取管理费的30%至40%。更有业内人士透露,近期最火的某家互联网企业开出的合作要求是向基金抽取高达七成的管理费。

  项目费用成本高昂天弘先期砸入一千万

  据了解,与余额宝的合作,天弘基金仅在系统开发上就花费了数百万元,并成立了50人的电商团队,而类似规模的中型基金公司电商团队可能也就5到10人。而天弘基金把盈利期望寄托在合作的中后期阶段。“目前来看,天弘基金收获的品牌价值是显而易见的,原本并不为大众所熟知的基金平台一举成为关注焦点,而互联网平台招揽的客户往往是对基金品种并不熟悉的新增客户,因此天弘基金便可以抢占市场,形成一定销售影响力,这其实也是一轮增量客户的市场培育过程。”接近天弘基金的相关人士表示。

  据天弘基金第二大股东内蒙君正的中报显示,天弘基金上半年营业收入6189.99万元,净利润达到852.52万元,这是自2010年以来,天弘基金首次盈利。

  当然,也有业内人士认为许多机构是出于完善业务链的目的才进军互联网金融,本身并不看好互联网的销售前景,理由是毕竟以淘宝为代表的客户群只是一些中小投资者,并非银行渠道的高端客户。

  尽管依靠余额宝天弘基金三年来首次盈利,但其为这次项目合作支出的费用也非一般公司能承受。

  “打铁还需自身硬,如果基金业绩无法使得投资者满意,或者设计的产品并不符合市场要求,再强大的渠道也无济于事,即便一时推动了销售规模。”某业内人士表示。

  据熟悉此次合作的业内人士透露,早在支付宝和天弘基金合作之初,天弘基金就拿出了一千万作为项目启动费。“这些费用主要是天弘基金用于自己前期新型直销系统开发的费用。”

  事实上,尽管互联网金融确实进行得如火如荼,但一些尚待解决的问题,例如操作流程的不规范、机构风险管理能力欠缺、现有金融监管体系不完善等问题也逐渐暴露,而这也引起了监管层的注意。

  根据金证股份近日公告,天弘基金支付的项目费用为300-500万元;这意味着天弘基金前期拿出的一千万被用去一半,而目前天弘基金仍在为日益庞大的电商团队在招兵买马。

  此外,据了解,根据国务院有关批示,由央行、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工信部、公安部、法制办等相关部门共同组成的“互联网金融发展与监管研究小组”,已于8月1日专程到上海、杭州两地进行调研,这是互联网金融发展以来最大规模的政府调研。据媒体报道,在8月的调研中,该研究小组从上海的网络借贷行业开始,对拍拍贷、你我贷等5家企业进行集中调研,而后,还将对陆金所的业务模式、担保机制、风控体系、网站安全、资金管理等方面进行实地考察。

  尽管这次天弘基金销售突破了150亿,引起了市场的极大震动,但基金业内人士则表示,后期如果有其它基金公司想和支付宝合作,发行的产品无外乎也是货币基金或者债券基金等低风险产品,而此次天弘基金因入市时遭遇钱荒,给该基金产品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好机会,产品初期的高收益受到投资者追捧,因此规模能一路创新高。但后期发行的同质化产品能否也能复制余额宝的空前规模,则是个未知数。

  另外由于和互联网金融平台合作的产品多为货币基金等低风险产品,这类产品从公司角度来讲,基本上都是让公司收支打平,并不能让公司获利丰厚,因此后期其它公司发行此类产品亏损的可能性很大。

  天弘基金为新型直销系统开发支出的费用,已让不少小基金公司望尘莫及,不少小基金公司表示,虽然也有考虑互联网金融平台合作,但高昂的开发费用,“彻底想都不想了。”某小基金公司销售人员表示。

  而天弘基金目前旗下基金除了增利宝是可以通过支付宝平台的外,如果想和支付宝第二次合作,又必须开发一套新的直销系统,这又意味着必须投入巨额资金。

  而华夏基金此次为“微理财”的推出,前期支付的资金也是数额巨大,尽管目前外界无法知道其具体数额,“但肯定也是一般基金公司所无法承受的。”某基金研究员表示。(21世纪网杨淼)

 

相关文章